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二章 逝去
    “一个炼气期的小辈,法术怎会有如此威力!”

     那摩心中惊疑,目光阴冷。

     青君这三连击,乃是利用了天地间的规律。

     尸将身上沾水之后,水溶液是雷电的良导体,增大了雷击术的威力。而雷击使水溶液电离出氧气和氢气,导致赤焰击的爆炸产生了大幅加成。

     “侄女,干得好!”

     孟轩赞叹了一句,大喝道:“妖人,受死!”他握紧长枪,大踏步上前,挺枪刺向木剌夷刺客的心口。

     那摩目光闪动,知道再也不能顾惜自己的尸将。他心念一闪,向几个尸将下达了不惜同归于尽的命令。

     木剌夷刺客不闪不避,飞速冲向孟轩,任由孟轩的长枪贯穿了他的身体。他身法极快,径直投入了孟轩的怀中。孟轩甚至闻到了那股令人作呕的尸臭。

     孟轩松开枪杆,抽身急退,却没能躲过对方的弯刀。他只觉腰部一痛,一股麻痒感觉立时行遍半身,眼前一黑,随即仆倒在地。木剌夷刺客拔出弯刀,割过孟轩的咽喉,顿时一股血箭直射空中。

     “父亲!”

     孟芳翎发出了杜鹃泣血般的哀鸣。她身形一慢,旁边的木乃伊挥动长刀,当头直劈下来。

     “芳翎闪开!”张宗汉忽然咆哮起来。他飞身一跃,把孟芳翎推了出去。战刀从张宗汉的肩上劈下,把他整个人纵劈为两半。

     “宗汉!”张可大心痛欲裂,对着那摩叱道:“我就算今日毙命于此,也要先除了你!”

     “神降术!”

     张可大诵咒完毕。只见无边光明从他身上涌现,在他的头顶,一朵庆云高悬,如光如雾,洒下光尘,照耀全身。

     “玉清天雷!”

     一时间,天地变色,一道水桶粗的霹雳天雷从天而降,直击那摩。血腥黑气在这道天雷下,如冰落熔炉,瞬间消散。

     那摩发出了绝望的吼叫,被天雷劈个正着。他被雷击成了焦炭,轰然倒地。手中的骨杖,也变成了粉末飘散。

     几个尸将同时倒了下去,它们的身体迅速地干瘪下去,就像是被烈日暴晒风干了一样。

     从天降落的玉清天雷终于消散,空气中的腐臭血腥味道,也被静电电离消除。天空云散日出,恢复了正常。

     张可大叹息一声,他强运禁术,击杀敌人的同时,也消耗尽了自己的寿元。可惜的是,如果能够早下决断,或许能够保住孟轩和儿子宗汉的性命。

     作为天下景仰的天师,张可大一生尊荣已极。此刻阳寿将尽,也没有什么后悔的。在刚才的战斗中,他已经注意到了青君的卓越表现。唯一挂念的,就是天师府的道统了。

     他牵住青君的手,郑重说道:“青君,你的修道天赋,远在兄长宗演之上。我身上有一卷笔记,是我毕生修道精要。你闲暇之时,可以参考。照顾好自己,将来光大我天师府道统。”

     “为父要去了。”

     说罢,张可大的目光渐渐暗淡。他的身体缓缓地倒了下去。

     ---------------

     将逝者的尸体火化掩埋后,三个少女结伴南下。

     张可大的逝去,让青君心情总是一片沉重。她索性将注意力转向了道法研究。在获取了张可大的笔记之后,她对天师府的符咒体系有了更全面的了解。在她心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猜想。

     “符咒的笔画,是否代表着施法单元的组合?”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青君忍不住开始自行拆解和组合符咒。在五彩钿的支持下,她只要有足够的法力,就可以进行源源不断的试验。

     她的试验,首先在赤焰击上取得了进展。

     赤焰击,本质上是将一团即将爆炸的火球,在精神力的引导下,发射到目标物体上。

     原本的符咒中,材质里已经包含了原始黑火药成分,又通过符咒纹路将精神力转化为热能,使之达到爆炸的燃点。

     而青君有着后世的知识基础,很快改进出了新的法术。

     新法术是将黑火药的成分优化为TNT,改进后爆炸威力比之前提升了15倍以上。青君将其命名为“爆裂火球”。

     而孟芳翎,在这段时间里则变得沉默寡言。父亲孟轩的逝去,还有张宗汉为救她而死,已经成为缠绕在少女心上的重担。

     韩晴明白这两个少女整天神思不属的原因,这些天南下路上,各种事宜都是她一手操持。

     这时蒙古大汗蒙哥已经发动侵宋战争。他命兀良合台率军自大理经广西北上策应;忽必烈率军南攻鄂州;自率主力攻四川,企图东出夔门,浮江而下,待三路会师鄂州后,合兵攻临安。

     七月,蒙哥率军四万,由陇州经大散关南进。沿途蒙古军队随意征发杀戮汉人百姓。道路之上,常有逃难的百姓。杀戮、抢劫、斗殴,都不计其数。

     这一天,三女途经一个小镇,正在一个农家歇脚。这家人有一个小小院落,三间房屋,除了一对中年夫妇外,还有一儿一女。他们很是和善,为三女置办的午餐,远胜自己的伙食。

     然而这时外面却听到了喧嚣的争吵声。原来是一队蒙古骑兵,进驻了这个小镇。为首的百夫长不但向村民们勒索钱财,还要求他们送上自己的妻女,服侍蒙古士兵宿营。

     村民们当然知道,所谓的服侍,会给自己的妻女们带来什么样的悲惨结局。他们鼓噪着反对,不少青壮村民拿起了锄头铁锨,做好了反抗的准备。

     为首的百夫长纵马上前,长矛急刺,将村长当胸捅了一个窟窿,随即下令道:“这村子都是叛逆!杀!”

     周围的青壮呐喊着扑了上来,但是比起蒙古士兵,无论是装备、体能还是组织度,都有很大差距。尽管他们拼命的抵抗着,但战争的天平还是迅速向蒙古军队一方倾斜。

     蒙古军队肆意屠杀着村里的百姓,而且还在村里到处放火。很快,整个村庄都燃起了大火,街巷里到处都是男女老幼的尸体。

     有几个蒙古士兵已经来到了三女所在的院落。他们一脚踹开院门,冲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