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十章 神降
    韩晴挽着青君的手,走出了甬道,来到了地上。这里的出口,在后院一个房间的床下。外面是一个花厅,里面种植的花卉被逃跑的蒙古兵踩落一地,只剩下残香浮动。

     她们出了花厅,却正好看到那几十个蒙古兵逃到了广场上。在广场中央处,站着一个绝美的红衣少女。她转过身来,一双银眸中,却充满了森严与肃杀。

     “律令,圣焰斩!”

     银眸少女手一伸,广场祭坛中熊熊燃烧的圣火,顿时投入她的掌心,变成了一把长达数米的火焰弯刀。

     她随手一挥,火焰长刀骤然伸长,掠过了周围所有的蒙古兵。瞬间,这些蒙古兵身上燃起了熊熊烈焰。他们惨叫着,翻滚着,直到变成一团焦黑的物体。

     她的目光,随即转向了青君和韩晴。这一刻,两女的脸色都是苍白,她们完全没有把握,从这个妖异的女子手下逃生。

     就在这时,山下有几个人影,以极快的速度向光明顶奔来。青君远远望去,顿时大喜过望。竟然是自己的父亲张可大、哥哥张宗汉,和孟轩、孟芳翎父女到了。

     青君印象中,父亲张可大乃是正一派第三十五代天师,早已达到“炼气化神”境界。二十年前,就曾经以一道符咒平息大潮、消灭蝗灾,堪称当世最强修士。

     张可大精修易数,早就算定青君命中有一劫,应在开平法会。开平法会后,他发现青君命数大变,隐隐成为这个世界的命运变数。而大运,也始终与危机相伴。

     他挂念女儿安危,于是亲自北上。先是与张宗汉、孟轩、孟芳翎会和,然后推算到青君的大致方位。几个人全都被他施了神行符,可日行千里。这才刚好在千钧一发时赶到了昆仑山光明顶上。

     看到银眸少女的一刹间,张可大心神一震。对方虽然还没有达到“天人合一”之境,可是却带给他极强的威胁感。这种威胁,他已经有二十年,没有遇到过了。

     他一抬手,先是给己方的四人上了一全套的辅助系符咒。在距离银眸少女三十米处,张可大停下了脚步。从眼前妖异绝美的少女身上,他感受了毫无掩饰的杀意。

     “律令,圣焰枪!”

     祭坛中的圣火投入少女的掌中,变成了一支熊熊燃烧的火矛。她手一挥,火矛朝着张可大四人飞速射来。高温灼烧着路径上的空气,发出噼里啪啦的爆响。

     “玄冰盾!”

     张可大神色凝重,接连施放了三道符咒,才挡住了对方的这一道袭击。这说明,这个少女对力量的掌控,远在自己之上。

     孟轩弯弓搭箭,转瞬间射出了九支箭。羽箭在空中拉出尖啸声,转瞬间到了少女面前。少女的手向上一抬,一团火焰构成的巨盾挡在了她的身前。

     羽箭遇到火盾,瞬间化为灰烬。钢铁的箭镞融化成铁水,蒸发出袅袅的白气。木制的箭杆瞬间燃烧殆尽,只有飞灰飘散。

     “律令,圣焰井!”

     所有人同时感觉到地面的震动。在张可大四人的脚下,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个鼓起的小丘。在下一个瞬间,暴烈的火焰冲天而起,仿佛大地深处是一个封闭的熔炉,压抑已久的火光井喷而出。

     张可大抓住儿子,孟轩抓住女儿,在第一时间躲过了火井的喷发袭击。下一瞬间,他们用尽全力,对少女发动了进攻。

     “奇门七绝阵!”

     随着张可大的敕令声,七杆黑木令旗显现,化出道道水波一样的清光,法力波动笼罩整个广场。在广场之内,天地间的灵气变得凝滞了百倍,再也难以调动。

     孟轩手持长枪,飞身而上。长枪枪尖上形成了一层罡气,只刺银眸少女的心口。少女伸出纤细的手指,指尖亮着一点艳红,只是轻轻一弹,就将势若风雷的长枪拦了下来。

     张可大和孟轩一起色变。方才已经见识了少女神乎其神的法术,没想到对方的肉身竟然也如此强大。

     “神降术!”

     张可大毫不犹豫,发动了自己最强大的道术。一道金光汇聚成柱,连天接地,聚集在孟轩身上。

     一股恒久高远、玄之又玄的气息自天而降,落在了孟轩的身上。他双眸睁开,里面竟然金光闪烁!在他的额间,一只金色的竖瞳,也隐隐成型。

     长枪再次刺向了银眸少女。这一次,枪身缠绕着一道道银色的光带,仔细看去,这些光带都是由无数细小的符号组成,每一条光带,都代表了一种不同的力量。

     银眸少女终于露出了凝重的表情。她双手挥舞,在身前织出一片艳红的云霞,将自己的身体都罩了起来。

     长枪挟带着无法形容的威力刺入了红云,无数道不住翻涌的空间缝隙顷刻间撕碎了整朵红云,刺入了少女的胸口。

     一团血雾少女的胸前炸开。少女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那个恐怖地伤口,随即冷冷道:“我会回来的……”说罢,她的身影已经化成了漫天的火星,然后消失。

     孟轩身上金光一闪,那股恒久高远的气息也迅速消退。在下一刹那,张可大和孟轩的头发都出现了大片灰白,眼角处突然多了几丝皱纹。

     张可大身形一晃,就到了青君面前。他上下打量了几眼,就发现青君变瘦了,顿时怜惜道:“乖女儿,这次出门,吃了不少苦吧……”

     青君这一世的记忆和情感顿时激荡喷涌,她忍不住哽咽道:“爹爹,刚才要不是你来得快,我恐怕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张可大摸着她的头道:“不怕不怕……有爹爹在,没人伤得了你的。”

     他目光转向旁边的韩晴,微笑着问道:“这位姑娘是?”

     韩晴从对话中已经明白了张可大的身份,于是恭敬行礼道:“晚辈韩晴,参见天师。”

     青君挽起韩晴的手,对张可大道:“爹爹,我陷入沙暴,多亏了晴姐姐相救,才好转过来。”

     张可大端详着韩晴的面相,默默推算,发现她与青君乃是相生相济之相,于是和蔼笑道:“韩姑娘不必多礼。还要多谢你照顾我家青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