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风暴
    天师府众人一路南下,渐渐进入了大漠戈壁。

     在大漠之中,眼见皆是黄沙,沙丘起伏,不知尽头。白天烈日当空,人马身上都是汗水,晚上天气骤冷,水囊中的水都结了薄冰。当真是旅途艰危,人困马乏。

     进入戈壁的第三天,突然从东北方向刮起了大风。只见天地相交处乌压压的一片,如同掀起了黄黑色的海潮,翻滚起伏搅缠不歇,并且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向这边扑来!

     “是沙暴!快下马趴在地下!”孟轩喝道。

     孟芳翎翻身下马,双足稳稳踩在地上,伸手去扶青君。这时风沙已经很大,狂风挟起砂石,打在身上都觉得很疼。也许是被风沙打在了眼睛上,青君所乘的那匹马突然受惊,还没等她下马,突然狂嘶着向西南方向奔去。

     猝逢此变,众人都吃了一惊。

     孟轩正要上马去追,沙暴前锋却已经到来。满眼都是砂石乱舞,能见度不过数米,人都快要被吹得飞起来。他无奈之下,只能拉着张宗汉先趴在地上。

     半个小时之后,沙暴离去。

     孟轩三人被埋在沙下,这时才挣扎着爬了出来。张宗汉不是武修,一条性命十成里面去了七八成。

     孟轩从沙中挖出残余的物资,幸好水囊还有几个没破,不然真是要命丧大漠了。几个人挣扎着向下一处水源行去,也没有能力再去寻找青君了。

     ----------------

     青君被惊马载着飞速奔行,只觉身后风力越来越大,砂石打在身上越来越痛。突然之间,惊马被路上的石块一绊,将青君甩飞出去。

     “羽落符!”生死攸关之际,青君灵光一闪,使出了道术。

     羽落符的作用,是让施术者的体重变得轻如羽毛。青君使用这道符后,立刻就被风暴推着向前飞动。此时的青君,就像沙暴中的一片羽毛,随风迁移,但却不会坠地。

     “木甲符!”一道青光闪过,青君身上罩上了一层藤蔓构成的护甲。飞舞的砂石撞到木甲上,便被拦了下来,不再对青君的身体构成损伤。

     凭着两道符术,青君总算在沙暴中保全了自己。只是在沙暴中随风浮沉,四周全是漆黑一片,心中也着实惶恐。等到几个小时后,沙暴渐渐散去,她才落到地上。

     此时天色已近黄昏,青君孤身一人身处沙漠之中,天地间万籁无声,唯有她一个人。检查身上,除了上百张符咒,连一囊水、一张饼都没有。饥渴困乏的感觉一起涌来,她忍不住流下了两行清泪。

     就在下一刻,青君却努力抑制住了自己的哭泣。因为她前世的知识告诉她,在沙漠中,水是最珍贵的宝物。在找到水源前,流泪对自己都是不可饶恕的奢侈行为!

     她定了定神,向量子号下达命令。

     “根据目前的阳光角度和地磁强度,测算我所处位置!”

     “调取地球水文记录及史载文献,推算公元1258年时期,周围水源地!”

     “拟定最近路径图!”

     一分钟后,量子号向青君提供了数据。按照量子号的测算,青君步行6小时后,即可到达沙州(敦煌)月牙泉,那里是著名的沙漠绿洲。

     青君按着量子号指示的方向步行,不多久就发现了几丛疏疏落落的沙棘草,之后又在脚下出现了干涸的旧河道,她立刻确认了这是快要抵达沙漠边缘的征兆,总算放下心来。她忍着酷寒,坚持连夜赶路,总算在午夜时候,抵达了月牙泉。

     她先捡了些树枝枯草,用烈火符点起了一团篝火。接着用五雷符,轰杀了泉水边的几条小鱼,勉强烤着吃了。解决了温饱问题后,青君下水洗了个澡,把衣裙也都洗了,挂在火堆边烘烤着。此时她困乏极了,但沙漠中夜晚寒凉,她不敢就睡,只是坐在火堆边,静静闭目调息。

     ----------------

     “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唯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QH湖的水已经被染红,战场上蒙古铁骑和明教教众绞杀在一起。双方的战士们狂吼着挥舞战刀,刀光中人和马像砍草般倒下。

     战斗在傍晚的时候开始,明教教众事先埋伏在挖好的沟中,等待蒙古骑兵进军时突然发动奇袭。仓促间蒙古骑士只得提起马刀下马步战,完全被明教教众的猛攻压制了。双方的兵力不断地投入战场,蒙古军前锋失去锐气,且战且退,在战场上留下无数的尸体。

     不远处的山坡上,明教教主韩震立马眺望,身边站着一位银枪银甲的年轻骑士。正是明教光明左使,抗金名将杨再兴之后——杨顶天。在他们身后,是明教最精锐的一支军队——仿照背嵬军建立的圣殿骑士团。

     “教主,请让我出击吧!”

     “再等等,蒙古军的军心还没有乱。现在出击,还没到时候。”

     韩震目不转睛地盯着远处的战场,突然目光一亮,奋声激呼:“顶天何在!”

     “教主,麾下在!”杨顶天大呼回应着,他知道出击的机会到了,顿时热血沸腾。

     “你率圣殿骑士团,绕阵而过,直刺两翼,敌若不动,你宜回归,不宜浪战,若是敌阵被冲散,你驱敌兵破中阵。”

     明教圣殿骑士团有一千人,在杨顶天率领下,如尖刀一样,直刺两翼。

     蒙古军中也不是没有能人,这时,一声怒吼,数百蒙古铁骑出击阻拦。

     “杀!”杨顶天奋力杀去,长枪起落错闪,鲜血四溅,所到之处,纷纷斩杀。

     两道铁流碰撞,杨顶天就是尖刀的最锋处,他一冲而过,连杀数十人,锐不可挡。迎击的蒙古铁骑顿时溃散。被后面的明教骑士掩杀,只有零星几十骑幸存。

     “杀,杀进去。”杨顶天怒吼着,猛的冲入了人头涌动的敌阵。

     马匹长嘶,喊杀震天,马蹄声撼动整个战场,明教骑士团猛地冲入敌阵。一切敢于接近的敌人,都被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