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小溪
    “杀了他!他只有一个人!”蒙古骑兵呼喊着向孟轩冲去。

     只见孟轩勇不可挡,只要靠近,蒙古骑兵纷纷溅血堕地,一时人仰马翻,乱作一团。

     “杀!”孟轩透阵而过,迎战的敌骑已经倒下了一大半,只剩下了二十余骑。孟轩更不犹豫,调转马头,再度冲了上去。

     此时敌军已经开始犹豫。十几个敌骑策马迎击,还有一半的敌人留在原地东张西望,显然开始打逃跑的主意。

     孟轩直冲上去,长枪所向,数个骑兵跌下,倒下的骑兵顿时在惨呼声中,被紧随其后的同伴踩成肉酱。他长枪运转如飞,一个又一个敌军倒下,自己身上连一处伤都没有。

     剩下的蒙古骑兵顿时崩溃了。他们驱动马匹,四散奔逃。

     孟轩不慌不忙,取出弓箭,将敌人一个个射落在地。随后检查了一遍战场,凡是受伤未死的,都在心口补了一枪。随后收拢马匹,挑选了七八匹好马,向西南而去。

     那千夫长等了一日没有消息,派人查探,却发现一队骑兵全军覆没。他暴跳如雷,再尽起全军追击时,天师府众人已经去得远了。这次袭杀,本就是秘密行动,不能让其他官员知道。无奈之下,只得收兵回去。

     -------------

     躲过了这场危机后,青君在接下来的行程中,却感受到了很多不便。对于来自现代的青君,根本无法忍受连续几天无法沐浴的生活。而且连日骑马,导致她的大腿内侧都被磨破了皮。骑在马上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忍受着煎熬......

     孟芳翎细心,首先发现了青君的异状。她问了几次,青君虽然有些害羞,还是告诉了她。

     孟芳翎立刻跑到孟轩身边,向他汇报了青君的情况。

     孟轩立刻停下马匹,走到青君身边道:“叔叔是个粗人,没有照顾好侄女,当真该罚。芳翎,你先给小姐处理下伤口,再让你的那只鸟儿看看附近哪里有河流,今日我们好生休息一番。”

     青君很是抱歉,觉得自己拖累了整个队伍。但孟轩和张宗汉情真意切,她推辞不得,只有接受了他们的好意。

     孟芳翎扶着青君下了马,在地上铺好垫子,找出了上好的伤药,准备为她处理磨伤。孟轩和张宗汉为了避嫌,都远远地避开。

     青君有些害羞地解开了自己的衣裙,露出了两条修长的大腿。虽说孟芳翎是同性,可是在这个时代,女性贴身内衣仅仅是一件肚兜。解开衣裙,就意味着所有私密的身体部位,都暴露在对方的眼前。

     孟芳翎小心翼翼地将伤药涂在青君的伤处。她发现每当自己的手指接触到青君的肌肤的时候,对方都会颤抖一下。她以为是伤药弄疼了青君,动作越发轻柔,同时说着话,希望分散青君的注意力。

     “青君,你的皮肤真是好白好嫩,让我好羡慕呢......”

     “青君,你的腿真好看。都是爹爹天天逼着我练武,我的腿变得好粗......”

     青君咬紧了嘴唇,生怕自己会发出奇怪的呻吟。大腿内侧被伤药涂到的地方,先是一阵冰凉的感觉,接着便开始发热。这种热热的感觉,还有着向身体其他区域扩散的趋势。她想要合拢双腿,但双腿却被孟芳翎分开压住,对方有些粗糙的手指,在她身上细细抚摸,更是加剧了身体的异样。

     好不容易等到孟芳翎处理好伤口,青君连忙穿好衣裙。当她坐直身体的时候,来自身体深处的暖流涌动,更是让人害羞惊慌。好在只有自己知道,不会被别人发现。

     这时候,孟芳翎的戴胜鸟也飞了回来。芳翎与它交流了一番,指着西方,欢喜笑道:“那边有一条小溪。”

     -------------

     为了避免伤势加剧,青君侧坐在马背上,被孟芳翎抱在身前。天师府众人放缓马速,向西方行去。

     走了一会儿,地上植被越发茂盛。继续前行片刻,面前出现一条小溪,溪水清澈见底,还带着草木的清香。

     孟轩下马,给水袋里灌满了溪水之后,笑道:“侄女,你和芳翎去洗沐吧。我们去远处巡视。”

     听到他们走远,孟芳翎先脱下自己的衣服,大大方方地站在水边,笑道:“青君,我们一起下水吧。”

     青君脸颊微红,缓缓褪下衣裙,迈步走入水中。她自幼保养地极好,又精修道术,时刻得天地灵气滋养,身材、长发和四肢的比例就好象是天生经过精密计算一样完美无暇,一身肌肤雪白娇嫩,竟没有一处瑕疵。当她掬水沐浴时,水珠居然沿着肌肤滑落,毫不停滞。

     孟芳翎站在一旁,一时看得痴了。她自小练武,身上难免留下了不少伤疤,双臂较之常人也显得过粗,夜深人静时,难免自卑。此刻青君娇丽柔媚的完美姿容,带给了她强烈的震撼。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青君,我来帮你擦背。”

     孟芳翎笑着走近,伸手帮着青君擦洗后背。光滑白嫩的肌肤,就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一样,让她忍不住细细抚摸着。

     被少女有些粗糙的手指抚摸着,青君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发烫,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她的声音已经带了些颤抖:“芳翎,我已经洗好了......”

     孟芳翎发觉了青君的反应,猜测是她身体敏感,顿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故意紧紧抱住她的腰,笑道:“难得有这么清澈的小溪,今天若不玩个痛快,只怕下来好多天都没有机会了。青君,再陪我洗一会嘛......”说着,另一只手开始在她身上四处抚摸。

     等到上岸时,青君软绵绵地坐着席子上,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孟芳翎眼睛中蕴含着得逞的快意,此时却一本正经地帮青君穿上衣服。月白色的道袍,青色的束腰,金色的发带,一件件穿戴整齐。一套简朴的道装,在青君身上却显出了仙女临尘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