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玩忽职守
     一出住院部的大楼,我就被一个人拦住了,是一个女人,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女人。

     “请问你是江小姐吗?”

     “是。请问您是?”我上下打量这个女人,年纪大约是四十岁左右,身上的衣服很不合身,也不合适她的年纪,却套在她有些发福的身上,给我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

     最重要的是这个女人的眼神,很不安分的样子,对我说话好像是很客气,可总感觉隐隐的夹带着一种鄙夷,却又有些羡慕。

     这个女人是谁?我虽然是有些脸盲症,可我确定我不认识她,一次都没有见过。

     “我是李牧的妻子。”女人自我介绍,脸上的担忧急躁有些浮夸,我开始有些戒备心理。

     “阿姨,你好。我也在找李叔叔,您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我瞬间明白了她的来意,事情在这个时候,马上开朗了起来。

     “李牧在前天就被陆先生带走了。我有些担心,毕竟已经两天两夜了。江小姐,就算是他做错了什么,求你放过他好吗?”女人开始啜泣,可是一切都显得很假。

     “阿姨,既然是陆先生带走的,您来找我也于事无补。我决定不了他的决定。”我的态度有些冷淡起来,因为我看到这个女人的手白嫩细滑,她偶尔的动作也能看出来她的脖子和脸不是一个颜色,看起来她为了来见我,做了不少的努力。

     赵叔叔的手我是见过的,粗糙到了极点,听说除了在医院做护工,还打了一份零工。当时我并没有觉得不妥,现在见到他的妻子,我猜想我眼前得女人一定是养尊处优什么都不做的那种类型。

     做护工的收入虽然不是特别高,但是只要两个人都努力,根本就不会穿她身上这样的衣服。

     这个女人这样大费周章的来见自己,还是在自己的丈夫失踪两天两夜之后,看起来像是很憔悴,可仔细一看,却没有发现任何的担忧。

     李叔叔到底娶了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不是我应该过问的。可是陆柯名既然带走了李牧,就一定说明他有问题!

     “陆先生那样的人,我怎么可能会见到。我知道江小姐是陆先生喜欢在乎的人,求求你,救救李牧吧。”说完,声泪雨下,整个人都开始颤抖,就像是一坨五花肉在抖动一般。

     “好。我会尽力,但是不一定会成功。另外,我不是陆先生喜欢在乎的人,所以你不要报太大的希望。”

     “谢谢,谢谢。”我在女人的千恩万谢中离开,更加确定了我要去见陆柯名的决心。

     这个时间陆柯名应该是在公司,我让司机去了公司,也因为有他的保驾护航,我并没有被前台为难,而是直接去了顶楼的总裁办公室。

     果然,陆柯名神清气爽的坐在那里,相对我一个三天没有洗漱的人,他看起来不知道比我好了多少倍。

     “李叔叔呢?这件事情是不是和他有关?他是不是被李沁儿收买了?”我急切的问道,仿佛下一秒就会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而李沁儿也将从我的眼前消失。

     陆柯名并没有说话,而是有些厌恶的看着我,盯了半晌,他才幽幽的张嘴,“是,也不是。”

     “你不要和我说这样的哑谜,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你不能先去梳洗一下吗?你现在的样子,我一分钟都不想和你呆在一起!”

     天!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这个男人竟然还会在意这些无关紧要的细节?

     “陆柯名,我的爸爸生死未卜,到现在都没有完全脱离危险期,你竟然和我在讨论这样的话题?你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吗?”

     我有些暴怒,简直想要越过那张大大的办公桌过去,在他的脸上狠狠的打一巴掌。

     “你爸爸现在接受的是最好的治疗,希望你能明白一句话,尽人事知天命。好了,现在去洗漱,否则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

     这个男人的恶劣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他说的每一句话都不是好话,偏偏我没有办法不去遵守。

     因为我早就知道,在我和他的世界里,做主导的永远是他,而我唯一能做的只能是服从!

     不甘心的在陆柯名的指引下,去了他办公室里面的小卧室洗漱,已经穿了三天的衣服果然看起来都像咸菜干一样让人觉得不舒服。

     里面没有女人的衣服,我只能找了一套陆柯名的衣服套上。他的身材真的是高大,我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子,镜子里的自己非常滑稽。

     只是,现在不是在乎那些的时候,我快步走到陆柯名的面前。

     我以为自己看错了,他的瞳色似乎比我刚进来的时候有些发黑。眼睛里似乎是在经历一场暴风雨一般,又像是刮起了龙卷风,害得我不敢直视,生怕自己会被卷进去。

     “好了,你说吧。”我有些疑惑的看了一下四周,为什么感觉房间里这么的热?

     “我把李牧带走,只是因为他的玩忽职守,并没有找到你关心的事情。”陆柯名的声音带了些许暗哑,他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像是火一样,几乎烫伤了我的皮肤。

     “你知道我关心的是什么?”怎么回事?我怎么觉得我的声音也不是平常的声音?

     这个办公室里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存在?怎么让人觉得这么的不舒服,好像是身体被挖去了一大块,空虚的有些疼。

     “你想知道这件事情是不是李沁做的。我能告诉你的是,就算是她,她也不会自己亲自去做,找不到人,一切都是零!”

     果然,男人精明的可怕!我感觉我在他的面前就像是一张白纸一般,不管是什么都隐藏不住。

     “可是她说漏嘴了,她知道那些仪器的插头被拔掉的事情!”我急切的说,希望可以得到帮助。

     “你有录音吗?有证人吗?如果没有,这都不算数!”

     陆柯名的话像是一盆冷水浇在我的身上,心中的那团炙热被浇灭,我甚至都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瘫坐在他面前的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