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突然怀孕?
     “小静,这个女的是谁?是不是你说的那个出钱的女人?”男人的话落在我的耳朵里,我终于听到了有用的信息。

     “你说,是谁给你钱的?是不是李沁儿?”我追上前,一把抓住李牧妻子的衣服,因为我十足的愤怒,所以竟然能把那个几乎都有我两个体重的女人弄得动弹不得。

     “你瞎说什么?我要是有钱,难道还抓在这么破的地方?你怎么不去问问李牧,说不定是他收了钱,把你爸爸害了!”女人有些慌不择言,已经开始乱攀咬。

     “你不要说这些没用的,只要告诉我到底是谁给你钱的!”我大声的吼道,就差这么一点,只要这个女人肯说实话,我一定会把李沁儿就出来!

     “没人给我钱!”

     事实证明,我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的爆发力只有一瞬间,转眼间,我就被李牧妻子一个甩身,摔倒在地上了。

     我的额头非常的疼,然后一股温热的液体开始流淌,我想我可能是在流血。

     李牧妻子有些慌了,她连推带拉的把我轰出门,而我因为疼痛丝毫没有反抗的能力……

     “李沁儿,我要杀了你!”可能是因为剧烈的疼痛,我咬牙说道,再也无法压制我的怒火和恐惧,我不想再看到那个女人!我要除掉她!

     这个念头一旦形成,根本就无法驱逐出大脑。我想是被恶魔扶梯一般,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开车到李沁儿的公司的,我也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在公司,总之,我已经疯了。

     为了家人的担心,为了给他们更好的生活,我失去了自己,我堕落成了被人的生育工具,可是李沁儿并不珍惜这些,她不断的挑战我的忍耐,不断的挑战我的极限!

     我不想再忍了,哪怕是鱼死网破,我也要去拼一拼!

     车停在楼下,我不知道那个女人是不是在楼上,牙已经咬的有些没有感觉,只剩下痛!

     头上的血不断的流淌下来,落在我的衣服上,我想可能现在的我和恶魔没有两样!

     “李沁儿,你下楼!”我打电话给那个女人。

     “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凭什么听你的?”她的声音很得意,还带着一些嘲弄。

     “我知道你就在公司,因为我看到你的车了。你不是想要陆柯名吗?你不是想要和他在一起吗?你下来,我们谈条件,只要你能够满足我的要求,我可以离开!”

     “真的吗?你确定?为什么?”李沁儿有些不敢相信,一连串的问题问的我更加头疼。

     “没有为什么,我害怕你会再伤害我的家人,我要离开,我不会是为了钱才和陆柯名在一起的,所以只要你给的起钱,我自然会离开!”我说这蛊惑人心的话,只要把李沁儿骗下来,我说什么都可以。

     “好!我当然给的起钱!”李沁儿满口答应,“只不过我们不能在这里见面,一会儿我开车你跟我走!”

     “好!”鱼儿上钩了。

     没有多长时间,我看到李沁儿那辆红色的跑车从地下车库驶出,似乎是看到了我的车,径直的超前开去。

     我一声不吭的跟上去,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这个女人!想到上次妹妹差点出事,这一次爸爸生死未卜,我真的不知道李沁儿对我而言活着的理由是什么。

     我也知道现在的我正走在去往地狱的路,可我不怕,就算是我要去地狱,我也要拉着这个该死的女人!

     车子渐渐的驶出了市区,两边已经没有那么的繁华。我狠狠的踩下油门,准备带着这个恶毒的女人一同前往地狱……

     忽然,一辆车不间断的鸣着喇叭超过我的车,然后一个甩尾停在了我和李沁儿车的中间!

     “该死!”就算是我的理智尽失,我依然不想连累一个无辜的人,只能踩下油门。

     轮胎和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甚至我都看到了烟雾弥漫,我暴躁的拍打着方向盘,死死的盯着我前面的车,我没有想到我看到了一个我最不想看到的人。

     陆柯名!

     他正大步的走向我的车,拍打着车玻璃要我开门,我整个人都摊在座椅上,想到自己刚才的做法,浑身打颤。

     “哐!”一声响,把我吓了一跳,我看到车玻璃被陆柯名用板砖敲碎了,我漠然的看着他打开车门,把我拖下车。

     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可是我却没有任何的感觉,只是漠然的看着事情一步一步的进行。

     “江可可你的胆子真的是越来越大了,你知道你刚才差点杀人了吗?你做这么蠢的事情,你爸爸和你妹妹怎么办?”

     陆柯名大声的怒吼,我再一次看到他额头的青筋暴起,想要伸手去触摸他一下,却被他无情的扔在了地方。

     我可笑自己的自作多情,还以为有那么一刻他在意过我,回过神来才明白,他在意的不是我,是我的肚子。

     别以为就他陆柯名有脾气,兔子急了会咬人,狗急了会跳墙,我也有脾气。我压制住自己想哭的冲动,质问他,“李沁儿差点害死我爸爸,你为什么不去质问她?难道在你的眼里,我们家人的性命就这么的卑贱吗?”

     我不会再任何人的面前流露出我的脆弱,更何况这个人还是陆柯名。

     “那你就去杀人?还有你满脸的血是怎么回事?”

     我看着陆柯名的厌恶溢于言表,完全忽略了他在说什么,好像是所有的坚持和信念在这个时候都变成了笑话!

     好想笑啊,为什么?

     “陆柯名,我知道你从来都没有在意过我,我不过是你生育的工具!既然这样,我可以成为你的代孕工具,别人也可以,那么现在就请你放过我吧。你不知道我有多在乎我的家人。”

     我不想再委曲求全,我就要鱼死网破,李沁儿差点儿害死我爸,我也不会让她好过。说完,我再一次准备上车‘行凶’,李沁儿的车还没走远,现在跟上去还来得及撞死她。

     “你疯了?”陆柯名拉住我,眼睛都变成了红色,我有些害怕,我觉得自己很可笑,明明是连死都不怕,竟然还会害怕陆柯名。

     我满脸怒气的说:“你不要多管闲事。”

     陆柯名被我气得,好像突然没了表情,他用手指着我,我看见他的喉结动了好几次,却没有听见发出任何声音,直到李沁儿的车子已经不在我的视线之内,我才听见他怒不可遏的说:“江可可,你想找死我不拦着你,但是你不能连累我的孩子!”

     轰,我的心情如同五雷轰顶,我甚至都怀疑自己是否听见他说话了,就在我发愣的时候,又听见愤怒的吼道:“你是怎样做代孕母亲的?难道你连自己怀孕了都不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