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八章 现在是十个亿
     “好啊,不过这次我要一个亿。”我故意气他而狮子大开口。

     什么人吗?居然又想要我做他情妇。

     上次我是为了治父亲的病,不得已才跟他签了那“代孕协议”。害得我好几次差点都没了命,最后我被推下楼流产住院,他竟然在我刚醒过来就玩起了失踪。

     现在又来说要包养我?他把我当成什么人了?真当我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妓.女了?

     “一个亿?!”陆柯名不屑地嗤笑一声,“你凭什么值一个亿?”

     “我觉得我值,那就是值,我又没求着你来包养我。”我傲娇地瞪着他,语气里带着些恼意。

     陆柯名皱着眉头瞟了我一眼,沉默了良久之后,突然转过头,神情很笃定地看着我,“好,你说的,一个亿就一个亿。”

     我没想到他竟然同意了出一个亿包养我,不由得愣了愣,然后连忙无赖地矢口否认:“不!一个亿是刚才的价格,现在是十个亿。”

     “你是不是想死?”陆柯名一脚猛地踩在刹车上,将车子停在了路边,眼神极其愤怒地瞪着我。

     我被他这样的眼神看得心里直发毛,刚想着转过头去不再和他对视。他却突然扑了过来,将我推倒在车子座椅上,然后迅速将他的双唇覆在我的嘴唇上。湿润的舌头如灵蛇一般撬开我的牙关,探进我的口腔,跟我的舌头紧紧地缠绵在了一起。

     他疯狂而炙热地吻着我,一只大手很是自然地伸进了我的衣服,熟练地解开了我的内衣。

     不行,绝对不可以在这被他攻陷,我已经跟他没有了关系。而且这还是大路边上,人来人往的,离惠誉公司也很近,要是再被人拍个车震的视频,我真的没脸再到惠誉集团混了。

     “你干嘛啊?”我用力地将他头推离了我的身体,眼神里充满恼怒地瞪着他。

     陆柯名被我推得怔了怔,满眼欲.火地凝视着我,似乎在进行天人交战,很快的欲.望最终战胜了理智。

     “干嘛?当然是干你!”他一把抓住了我推他的那只手,用力地将我的手压在了车窗上,然后又狠狠地吻了下来。

     我无奈地放弃了抵抗,轻轻地闭上了眼睛,紧紧地咬着嘴唇,犹如一具尸体般一动不动地半躺在座椅上,任由他疯狂地在我脸上乱啃。

     他吻着吻着,忽然感觉到一滴咸咸的湿润,惊诧地睁开了眼睛,看着我眼角滑落的泪痕,顿时仿佛变得清醒了过来。

     “对不起!”

     对不起?我没听错吧?我惊讶地睁开眼睛看着他那带着一丝歉疚的脸,感觉很有些不可思议。

     还记得几个月前,我们的第一次。他也是像这样强行地将我推倒,而我似乎也无奈地滑落过泪痕,可他何曾在意过我的情绪,依然不顾我的感受地占有了我。并且事后他也没有一丝歉疚,更没有跟我说声对不起。

     是什么让他有了改变?难道他真如徐倩所说,喜欢上我了?我心里刚升起了这个念头,又立刻觉得不可能,如果他真的喜欢我的话,怎么可能在我流产住院最需要他的时候,他无情地离我而去,并且好几天见不到他的踪影。

     在我的思绪正混乱间,他已经从我的身上离开回到了他的驾驶座上,并且重新发动了车子。我连忙也坐直身子,有些慌乱地整理着衣服。

     我才刚把衣服整理好,陆柯名转过头来似乎想要跟我说些什么,我的手机来电铃声却突然响起。

     拿起手机一下,来电话的是原野。他不是去日本出差了吗,难道回来了?我有些讶异地接起了电话。

     电话才刚一接通,原野就立刻急切地让我尽快回公司一趟。听他的语气似乎很焦急,不知道又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心里不禁升起了一丝深深的不安。

     不过此刻我更不安的是,我要怎么跟陆柯名讲我要下车。挂断电话后,我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怯懦地看着他,“那个,能不能麻烦在前面停一下车,我有点急事。”

     陆柯名没有停车,嘴角扬起一丝嘲弄地瞟了我一眼,“急事?你能有什么急事?惠誉不是才刚刚把你赶出来,又找你回去干嘛?”

     “不管他找我回去干嘛,我也总得要回去跟他交待一声,我可不像某些人离开时一声不吭。”我有些不悦地看着前方,顺带着指桑骂槐地嘲讽了他一句。

     “你……”陆柯名被我气得语塞,愤怒地瞪了我一眼,不过仍然没有停车。

     我也被他气到了,在心里恼火地正准备打算威胁他要跳车,他却突然将车子调转头往回开了。

     陆柯名一直把车子开到了惠誉集团大楼的正门口,然后才缓缓地停下。无意间他抬头看到原野此刻正在顶楼往下看,于是有些挑衅地用力按了两声喇叭,才帮我将车门打开。

     公司的保安听到有人在正门口按车喇叭,连忙跑出来查看,一看是辆劳斯莱斯幻影,知道自己惹不起,赶紧又缩了回去,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我怕陆柯名和原野会像上次的酒会一样,因为误会而起冲撞,下了车后赶紧头也不回地冲进了公司。

     一路往里冲的过程,我悄悄用余光回头观望。陆柯名似乎还真的打算借我再次挑衅原野,见我逃得比兔子还快,只好又讪讪地回到了车里,然后愤愤地把车子开走了。

     我急匆匆地来到原野的办公室,站在他的面前,却没想到他正在用平板电脑看我昨晚被偷拍的那个视频。

     看到我进来了,他连忙抬起头,神情揶揄地看着我,“真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嗜好。”

     “我没有,我是被人陷害的。”我欲哭无泪地辩解。

     “我知道,你应该还不至于这么傻,自己把这样的视频发到公司内部网上去。就算是想红,也应该发到更大的网站上才对。而且从视频里也不难看出你当时的行为并不是出自自己意愿的,所以你说是被人陷害的,这一点我能想得到。”原野微笑地看着我,然后却又轻轻蹙起了眉头,“但是……”

     说到但是,他却突然来了个大喘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