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一章 谁说作废了
     “他怎么会来的?”我惊疑而愤怒地用眼神质问面前这个“叛徒”。

     “对不起,可可。是他逼我把你们家钥匙给他的,他是我老板,我不敢不听。”徐倩一脸歉疚地看着我,嘟着嘴轻声解释。

     “你居然把我家钥匙随便给人,哪天会不会把我也随便卖给别人啊?”虽然我知道徐倩并没有恶意,但是面对最信任的人的背叛,纵使是善意的,我依旧感到非常气愤。

     “我,我实在是被逼无奈的。”徐倩见我真生气了,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连忙又继续焦急地解释:“不过我有让他保证,必须在我在的时候才能来你家。你看他今天,还是很守约定的,我看他已经在下面等了很久,看到我到你家的时候他才进来。”

     我几乎要被这傻妞给气哭了。我知道她肯定是以为我和陆柯名闹了什么矛盾,所以想要好心地撮合我们,可是她根本不知道我和陆柯名之间真正是什么关系。

     “你为什么要去惠誉?”陆柯名已经走过来了。

     “我要去工作。”我抬起头平静地看着脸色铁青的陆柯名。

     “难道只有惠誉集团才有工作?”陆柯名极其不悦地挑了挑眉。

     “其它地方当然也有工作,可是我只认识惠誉集团的总裁原野。”我一脸无奈地回答,话一出口,我觉得好像有点不对,不过也没有细想。

     “这么快就找到新目标了?”陆柯名冷冷地嘲讽。

     “我……随你怎么说吧。”我本来想解释一下刚才那句话的意思,其实是想说其它地方有工作但是没人给我介绍,我一个连大学毕业证都没拿到的小女子,真的很难找到一份好工作的。可是话到嘴边,我又觉得跟这人已经没什么关系了,犯不着再多费唇舌。

     “江可可,你别忘了,我们可是有签协议的。”陆柯名似乎已经动了怒气,语气异常的冰冷。

     “协议?那份协议不是已经被你作废了吗?”我的嘴角扬起一丝嗤笑,心里忍不住暗自腹诽:

     现在知道我要去原野公司上班,就想起那份协议了。之前都干嘛去了?让你母亲拿着那份协议把我一个刚刚经历流产大出血,连病床都下不了,站都站不稳病人,冷酷无情地赶出了医院,任由我自生自灭。

     “作废?谁说作废了?”陆柯名皱了皱眉,神情里透着一丝疑惑。

     “陆总这是失忆了?如果真记不起来了,你回去看看那份协议还在不在吧。然后再慢慢地回忆一下。”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想现在给我装,这都过去多少天了,如果协议真不是你作废的,今天才记起那份协议?

     “江可可,你是铁了心的要去惠誉?”陆柯名见拿协议压不住我,又铁青着脸冷声质问。

     “这是我的自由。”我转过头开始收拾起碗筷,不再看他。

     一旁的徐倩站在那里正尴尬地不知道该做什么,见我开始收拾碗筷,赶紧也慌乱地帮忙收拾。

     陆柯名站在那里冷冷地看着我们收拾了一会,当我拿起收拾好的碗筷准备去厨房的时候,他突然开口威胁:“江可可,我会让后悔做出这个决定的。”

     语气冷漠而凶狠,说完他就转身往外走去。

     我被他的这句威胁震得愣了愣,在他打开门正准备出去的时候,我猛然想起他还拿了我家的钥匙,连忙下意识地叫住他:“等一下,你拿了我家的钥匙没还我。”

     我的话音还没落,只听到“砰”的一声,也不知道砸中了什么东西,反正钥匙是被扔回来了。

     紧接着又是“嘭”的一声巨响,门被重重地关上,然后就不见了陆柯名的身影。

     徐倩和我被这一连串的声音吓得,手中的碗筷差点都掉到了地上。

     “你们说的什么协议啊?”洗碗的时候,徐倩看着我弱弱地问。

     我低着头,沉默地犹豫了良久,最终还是决定告诉她,这个我连妹妹都告诉的秘密。

     “代孕协议。”我努力地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缓。

     “啊?”徐倩惊得手中的盘子又差点打碎,慌乱地抓紧了那只盘子,又转过头看着我惊疑地问:“这么说,你跟陆总其实不是情侣?”

     我苦笑着轻轻点了点头,“我们就只是雇佣合作关系。”

     “那,那对不起啊!我,我不知道。”徐倩满脸歉疚地跟我道着歉。

     我淡然地笑着轻轻摇了摇头,知道她因何道歉,可又怎么会忍心责怪她的好意。

     “不过我觉得陆总对你的感情好像不止雇佣合作关系那么简单。”徐倩脸上一副认真思考的表情。

     “是吗?不可能。”我犹疑了一秒之后很笃定地摇了摇头,心里暗自思忖,陆柯名对我会有感情?绝对不可能。就算有,那应该也只是他那自私的占有欲在作祟。

     徐倩转过头看着我,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可最终只是轻叹了一口气,放弃了。低下头,又继续擦着一个盘子。

     我也沉默地低下头去,用力地擦着盘子。

     对于陆柯名,我现在心里对他只有恨。我接下来所要做的是尽快在惠誉集团站稳脚跟,然后才能借原野的势,让他们陆家血债血偿。

     只是不知道原野会让人给我安排什么职位,能不能让我很快地在惠誉集团站稳脚跟?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床了,认真地化好妆,换上一套昨天才刚买的职业套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感觉很有点白领精英的范,然后满意地出了门。

     因为时间尚早,所以我走得很是从容不迫。不过我到了惠誉公司后,发现公司里几乎所有人也都来了,包括原野。

     “没想到你也会来这么早。”再次被那位漂亮的女秘书领进原野的办公室,我有些意外地看着眼前的原野。

     “有谁规定老板一定要比员工晚到吗?”原野淡然地笑看着我。

     “那当然没有。”我讪讪地笑了笑,然后连忙顺势拍了个马屁,问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不知道这么勤快的原总,有没有给我安排好了做什么工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