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自讨苦吃
     我有些怀疑我的耳朵是不是幻听了,陆柯名居然担心鸡汤凉了。我坐在他对面像看怪物一样,怔怔地看着他入神。

     “这样看着我干嘛?我脸上长了花?”陆柯名微微皱了皱眉,把一碗鸡汤推到我面前,“快点喝。”

     我机械地点了点头,这居然真的不是幻听。不过看着眼前那碗鸡汤,我心里虽然有些激动,但是却生不出一丝感动,脑海里只闪现出无比辛酸的四个字“母凭子贵”。

     宝贝啊,妈妈是占了你的光啊!不过妈妈为了你一定会好好配合,把这出戏一直努力演下去的。我端起那碗鸡汤,一口气喝了下去。

     陆柯名似乎很满意,又让阿姨帮我盛了一碗,趁这个空闲,我问陆柯名,“你知道李牧在哪里吗?”

     陆柯名一边优雅的喝汤,一边说:“你额头上的伤不就是在李牧家里弄得吗?”

     我心里一惊,然后有些愤怒的说:“你果然知道李牧在哪里,你是不是也知道我爸爸的事情就是李沁儿做的?你为什么不帮我?你为什么不帮我?”

     “知道又怎样,你有证据吗?我是没有证据,李牧是在你爸爸出事以后,他主动来找我说,他回家去抓奸结果差点儿让你爸爸被人害死,让我原谅他工作失误。他家里的情况你不是也看到了吗?”

     陆柯名到没有因为我的愤怒而迁怒于我,语气很是稀松平淡,仿佛过去的事情真的是一件很小的事情。

     可是我的内心却不那么平静,但是我突然也觉得李牧很可怜,一个男人知道了自己的妻子有外遇,回家捉奸,却又造成了工作失误,真是祸不单行。

     虽然是他的失职差点害死了我的爸爸,可我并不恨他,反而担心陆柯名会严惩他,连忙问:“那你会怎么处置李牧?”刚才怒火,瞬间被我忘记到了脑后。

     “那你想怎么处置?”陆柯名没有回答,而是将这个问题球抛给了我。

     我想了想,既然李牧知道错了,那我应该再给他一次机会,这样我相信以后,他在照顾我爸爸这件事情上,会更加的尽心尽力。

     于是我把我的想法给陆柯名说了,他只是深深的望了我一眼,我并没有读懂他眼里的意思,然后淡淡听他的说:“让阿姨给你换一碗吧,都凉透了。”

     我连忙摇手说:“不用了,不用了。”然后端起来,本来还想再一口气喝下去的,可是喝到一半,妊娠反应又上来了,一股强烈的恶心感觉涌上了喉头,我放下碗匆忙奔向了洗手间。

     来不及关上洗手间的门,我抱着马桶发出如洗胃般的干呕声,整座屋子的人都听得纷纷皱眉。

     从洗手间出来后,陆柯名已经不在餐厅,我看到厨房阿姨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

     我连忙讪讪地道歉:“对不起啊!阿姨您煲的鸡汤很好喝,我吐只是因为妊娠反应。”

     厨房阿姨没想到我会道歉,脸色立刻缓和了不少,“阿姨也是过来人,知道你不是有意的。不过,先生说你们明天要搬回去了,希望你到了那边能克制一下孕吐。”

     克制一下?这妊娠反应还能克制一下?我一脸的懵逼。

     “刚刚吐了,吃点这个吧,能够帮助开胃。”厨房阿姨慈祥地笑着把一盘腌制得晶莹剔透的泡椒凤爪递到了我的面前。

     “谢谢阿姨!”我连忙感激地接过那盘泡椒凤爪,夹起一个放到嘴里。

     吃点酸的进去,果然没那么反胃了,心里一下舒服了好多。我心里暗暗思忖着,陆柯名让厨房阿姨告诉我要克制妊娠反应是什么意思?吓唬我?还是提醒我?

     第二天,当我正式搬进陆家那栋老式花园别墅的时候,看着从陆柯名的母亲到清洁阿姨都一脸嫌弃的表情,我终于知道了答案。

     陆柯名是在提醒我,这边的人对我真的没有一点善意。

     早知道是这种情况的话,也许我不该要求搬到这边来住的。给我安排的仍旧是一间客房,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我心里有些后悔当初要来这边的决定。

     不过转念一想,如果我不搬来陆家主宅的话,要怎么赶走李沁儿?难道就这样背着个小三的名声,藏着掖着地把孩子生下来?

     唉!为了复仇就忍着吧,我就不信斗不过李沁儿,只要成功把她赶走,就能翻身农奴把歌唱了。

     在心里刚刚咬着牙肯定了自己来这边的决定,就响起了几声敲门声。我连忙起身去开门,打开门一看,是这边主宅的管家福伯。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江小姐,夫人让我带你去找她。”

     “夫人?哪个夫人?”我下意识地发出疑问。

     因为那边的管家称呼我是夫人,所以福伯所说的夫人难道是李沁儿?她这么快就给我摆正宫娘娘的架子,准备使唤我了?

     “这里只有一个夫人,也就是少爷的母亲。”福伯皱了皱眉,神情里透出一丝的不高兴。说完也不等我出门,就转过身往前走去。

     “喔。那你们叫李沁儿什么啊?”我连忙跟在后面有些好奇地问。

     “表小姐。”福伯语气平淡,头也没回一下。

     “表小姐?为什么要叫表小姐啊?”我心里虽然对这里的佣人叫李沁儿也只称呼为小姐而感到平衡,不过对于为什么会叫表小姐而深深的疑惑。

     “她是夫人的一个远房亲戚,刚来时我们就叫她表小姐,现在已经叫习惯了。”

     原来是亲戚啊!我就说陆柯名已经那么厌恶她了,为什么还不愿跟她离婚,原来因为是亲戚的关系。

     如果不是今天亲耳听说,真的是打死我都想不到,堂堂腾风集团的总裁居然娶了自己的远房表妹。

     不知道算不算近亲结婚。如果是的话,这新闻的价值性就更大了。随便卖到哪家报社,那都能卖个很好的价钱。

     不过既然李沁儿是陆柯名的远房表妹,要赶走她可就有点难度了。

     难怪这里所有人对我都抱着深深的敌意,原来李沁儿在没嫁给陆柯名之前,大家都已经把她当家人了。对于我这样一个外来的入侵破坏者,他们肯定不会给我好脸色啦。

     现在已经可以预见马上要见的陆柯名的母亲对我的态度了,这使得我的心情变得更加忐忑不安起来。

     我原本以为见陆柯名的母亲是在她的房间,福伯却带着我一直走到后花园的那个小凉亭。

     穿着一身蓝花旗袍的陆母就坐在凉亭的中央,她的前面摆着一个紫檀木的茶几,茶几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茶具。她正在那认真地煮着茶,动作娴熟而优雅,神情很是专注。福伯领着我站在她面前,我轻轻叫了一声阿姨,她仿佛没有听到一般,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等了良久之后,那壶茶才终于煮好。她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轻轻啜了一小口,似乎感觉不是很满意,微微皱了皱眉。然后放下茶杯,又倒了另外一杯递给了站在一旁的福伯。

     这时,她才总算抬起头来,正眼看向我。

     “虽然品性不怎么样,但是长得还不错,难怪我儿子会看上你。”语调轻缓而平淡,但是语气里却透着一丝浓浓的嘲弄。

     “知道煮出一壶好茶最重要的是什么吗?”她把刚刚煮出的那壶茶全部倒进了旁边的一个小盆子里,然后又低下头去准备煮另外一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