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曲折复仇陆
     这个念头让我的心里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悲哀,爸爸一个人辛辛苦苦养育大,成了植物人还差点儿被害死,而我还和那个谋害他的凶手“共侍一夫”。

     不行,这绝对不行。这个仇必须得报,我就算不能亲手杀了李沁儿,但也绝对不能让她好过,更不能与她“共侍一夫”。为了肚子里孩子,为了爸爸,我要把她从陆柯名的身边赶走。

     心里再次有了复仇的念头,我的心境突然平静了许多,我需要一个完美的计划。半响,我缓缓的抬头,看着陆柯名,淡淡的说:“陆柯名你不觉得现在威胁我,不奏效吗?”

     陆柯名嘴角为微勾了勾,低眸看着我,波澜不惊的声音响起,“你想怎样?”

     我讨厌这个男人脸上自信,讨厌这个男人脸上那冷静表情,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把控范围之内。

     不过,我要的就是他自以为能控制一切的自信,这样我就可以顺利的说出的计划。为了表示我的决心,我不躲闪他审视的目光,直接说:“要让我生下这个孩子也可以,那一百万先给我。还有,我不想再做你的秘密情人,我要住到你真正的家里,做你母亲的儿媳妇。”

     陆柯名微微皱起了眉头,眼神深遂地注视着我,在脑子里权衡了良久。

     看到陆柯名的犹豫,我以为他会拒绝我的要求,毕竟要和他法律上的妻子同在一个屋檐下,他如果稍有不慎就会后院起火的。

     谁知,忽然听见他说:“可以,一百万我马上给你。至于要去我家住……”

     他顿了顿,虽然似乎有些犹豫,可任然也给了我肯定的答案。“也行。今天回去收拾一下,明天我们就就搬回去。”

     以孩子为要挟,我想过陆柯名会同意我的要求,但是没想到他会答应的这么干脆,这倒是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陆柯名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没有再说其它的,直接帮我打开车门,扶我上车,直到帮我系好安全的,轻轻关上了车门,才自己走到另一面驾驶座上。

     没想到陆柯名居然还有如此柔情的一面,不过,我认为这一切只是因为我肚子里的孩子。

     这大概就是为人父母的本能反应吧,我能为孩子铺一条光明大道,他陆柯名当然也能因为孩子流露出难得的温柔。

     回家心力交瘁地躺在床上,想到自己再过几个月有可能就要做妈妈了,感觉自己在做梦一样。我真的要为陆柯名生下这个孩子吗?

     然而,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上面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号码,让我立刻又燃起了斗志。

     我接起电话,李沁儿得意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出来,“江可可,你今天约我出去,是不是想要撞死我?江可可,你真是个狠心的女人,我真心想帮你,没想到你竟然想害死我。”

     李沁儿真是一个好演员,简直是把生活当成了电视剧演,可惜李沁儿忘记了,我不是她的粉丝,。我虽然不知道她是从哪里知道了我想撞死她的事情,但是她此刻的举动明显就是想套的我的话。

     倘若我说错一句话,谁知她那边有没有录音,下一刻会不会出现在警局。

     所以,我冷静的说:“李小姐,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今天约你只是想让你陪我去医院检查身体,我十分理解你此刻的心情,毕竟作为原配都没能怀上陆柯名的孩子,确实也不好意思出现在医院。”

     “你说什么?”李沁儿原本有些得意的声音,瞬间变得惊恐,尖锐。

     “李沁儿,你听好了,我怀孕了,怀了陆柯名的孩子。怎样,你高兴吗?你的丈夫马上就有孩子了,哦,你马上也有孩子了。”我反唇相讥,对于这样的女人绝对不能心慈手软,因为对她的仁慈就是对我最大的伤害!

     “不可能,不可能……”手机听筒里传来李沁儿恼怒的声音。

     我没有打断她,这一刻我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在享受喜悦的成果。

     “啪”,突然,手机里传来了一个什么东西摔碎的声音,然后就是一阵“嘟嘟”的忙音。

     我李沁儿肯定被我气得把手机给砸了,我能想到李沁儿暴跳如雷的画面,原来把敌人气得抓狂的感觉这么爽!虽然大仇未报,但是我觉得终于出了一口恶气,心里一下子也舒坦了许多。

     我把手机放到一边,然后又躺回到床上,极其温柔地抚.摸着还很平坦的肚子,喃喃自语。

     “宝贝啊,宝贝儿!妈妈既然把你带到这世上来,就一定会拼了命地保护你,也会为你的将来扫平一切障碍。”

     躺在床上,和还未完全成形的孩子聊着天,妊娠反应有些严重的我,渐渐疲惫地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一阵轻轻的敲门声给吵醒,睁开眼睛一看,房间里亮着灯,外面的天已经全黑。

     “谁啊?”我伸了个懒腰,然后拖着仍旧很疲惫的身体打开了房门。

     “太太,先生让我请您下去吃饭。”管家一脸微笑地站在门外看着我。

     太太?刚刚睡醒的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没想到这么快,陆柯名就让他们把称呼改了。

     还真是有心!我的嘴角扬起一丝嗤笑,在心里暗自腹诽,如果真有心的话,有本事马上去和李沁儿离婚,把我给娶了。

     真不明白,陆柯名和李沁儿维持这样一段名存实亡的婚姻到底有什么意思。他从来没有爱过李沁儿,甚至连李沁儿的身体都不愿意碰,为什么就不能狠下心来跟李沁儿离婚呢?

     “太太,太太!”管家见我没有回应,又稍微加大了一点音调。

     “噢!”我惊醒了过来,歉然地笑了笑,“你下去跟先生说我换件衣服马上下来。”

     “好的,太太。”管家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

     看着他那挺直的脊背,我感觉他的态度比以前更恭敬了。有点不太适应,尤其是突然改换的称呼。

     轻轻关上房门,换下了因为睡觉而有些汗湿的衣服,就往楼下餐厅走去。

     “换件衣服怎么这么慢?鸡汤都凉了。”陆柯名的神情里透着一丝责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