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特殊的方式
     “一个三流杂志社的副主编而已,值得我找人揍他?”陆柯名的眼神里透着浓浓的不屑。

     “没揍他?那他今天打电话给我,怎么会那么气愤?”

     “我只是打了个电话给红光杂志社的老板,跟他讲明年我们公司的广告不准备在他们杂志上投放了。半个小时后,他就带着那个姓顾的来跟我道歉,把你那破协议还给了我。并且当着我的面,让那姓顾的卷铺盖走了人。”

     陆柯名说的是云淡风轻,我听得却是胆颤心惊。

     幸亏我明智地跟顾城划清了界限,没再继续跟踪他,否则也许不仅仅失身,还有可能会丢命啊!

     腾风集团的总裁,果然不是那么好惹的。以后我一定要更加小心,更加懂得隐忍才行,心里就算有再大的怨恨也绝对不能表露出丝毫。

     只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感到很好奇,连忙趁着陆柯名有说的欲望,赶紧问:“既然你早就发现了顾城在雇人跟踪你,为什么不早早地打个电话将他摆平啊?”

     “我一开始没动手是因为看在一个人的面子上,不想让他太难堪,但是没想到他却竟然敢越过了底线!”陆柯名的眼神里闪过一丝阴狠,感觉有点杀鸡儆猴的意思,也许这就是他愿意给我解释这么多的原因?

     我的好奇心终于得到了一丝满足,知道了他和顾城之间确实有些旧的恩怨,似乎是因为一个什么人。

     为了满足这一丝好奇心,却让我对自己以后的生活又多了一丝忐忑。

     “还有其它事情吗?如果没有的话,那我先出去了。”看着他那慑人的眼神,我忍不住想要逃避。

     “你有其它什么事吗?”陆柯名突然收起了眼神里的阴狠,那张出了俊朗的脸上露出一丝迷人的笑意,这让我感觉更加瘆人。

     “没,没有。”我连忙把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

     “没有的话,那就在这里好好伺候我。”陆柯名就仿佛变色龙一般,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无形,又变得冷漠起来。

     “怎么伺候啊?”我心底不禁泛起了一丝苦涩,可是表情仍旧努力保持着平静。

     “我想喝点酒,给我倒杯红酒过来。”陆柯名慵懒地靠在椅背上,半闭着眼睛,语调平缓而淡漠。

     “好的。”我轻轻舒了一口气,心想着倒杯酒这点小事倒是完全可以接受,应着就赶紧往外走。

     “酒在书房的酒柜里,那瓶97年的拉菲。”他坐在那里动都没动一下,连眼睛的余光也没有看我一下。

     这书房里还有酒柜?我怎么进来两次都没有发现?

     可是书房就这么大,我也不好意思说我找不到酒柜,就连忙认真仔细地打量起整间书房的布置。感觉酒柜在那个大书架后面的可能性很大,于是绕过去一看,那后面还真有个酒柜。里面放着很多各式各样的红酒,好不容易我才终于找到他说的那瓶97年的拉菲。

     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瓶红酒打开,倒了一杯端到了陆柯名的面前。

     “你要的红酒。”

     “喂我。”陆柯名没有看递到他面前的那杯红酒,而是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啊?!”我就知道事情肯定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喂我。用嘴巴含着喂。”陆柯名语气生硬再次重复,脸上的假笑依旧。

     不知道这些有钱人的脑子到底是怎么想的,好好地用杯子喝不行吗?用嘴喂不嫌脏啊?我在心里暗自腹诽,却也不敢拒绝。谁叫我现在已经成了人家的笼中鸟,能有什么资格拒绝呢?

     我轻轻含了一小口红酒,然后嘴唇紧对着他的嘴唇,任由嘴里的红酒缓缓流到他的口腔。他用力地吸吮着,当我嘴里的红酒流尽的时候,他的舌头立刻伸了过来和我的舌头绞在了一起,两根充满着红酒香甜的湿润舌头缠绕在一起,那种感觉真的是说不出的美妙。

     这一刻,我真的享受其中。可是下一秒,就又被拉回了现实。

     “你在陶醉什么?接着喂。”

     我瞬间清醒,看着眼前那张冷漠中还着一丝嘲讽的脸。连忙在心里提醒自己,这只是人家有钱人玩的游戏而已,我只是个陪玩,可没有资格享受。

     摆正了自己的心态,于是又轻轻含了口酒喂了过去。

     用这种说不上恶心,还是特别,抑或是怪异的方式,喂陆柯名喝完了那杯红酒,他终于放我离开了间书房。

     刚回到我的房间,我的手机来电铃声就响起了,来电号码是我现在的手机里唯一保存的号码,我妹妹的电话。我跟妹妹说工作很忙,所以没有事她一般很少打电话给我的。

     “欣欣,什么事啊?”我心里有些紧张,担心是父亲的病情出现了什么反复。

     “姐姐,有人来给爸爸办转院了,是你们公司安排的吗?”电话那头的妹妹似乎一边在紧张地阻止那边的来人,一边在打电话向我确认。

     “有人来给爸爸办转院了?!他们有说是谁派来吗?”我很是惊讶,不知道是不是陆柯名安排的,刚才在他书房里,他并没有跟我提起已经安排人给爸爸转院的事。

     不会是顾城吧?他在电话里说过一定会让我后悔的,难道这么快就进行报复了?我不禁很是忐忑不安起来。

     “他们说是什么陆总安排的。”

     妹妹的回答让我稍微松了一口气。

     “你先别急,让他们稍等一下,我跟公司的人确认一下,因为他们过来并没有通知我。”我边交待着妹妹,边连忙往书房奔去。

     “陆,陆先生,你有安排人去帮我爸爸办理转院吗?”我连门都没有敲就冲了进去。

     陆柯名看着我火急火燎的样子,皱了皱眉。他没有立即回答我,而是当着我的面拨了个电话。

     “小廖,你已经去医院办我交待的事了吗?已经在医院了?那个病人姓江,别搞错了。”

     挂断了电话,他依然没有跟我说什么,只是一脸淡然地看着我。

     “谢谢!”这似乎是我第一次跟他说这两个字。

     虽然他给爸爸安排转院只是交易的一部分,其实并不用跟他说谢谢,但是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安排。

     顾城打来的电话让我感到很是不安,正对父亲和妹妹的安全感到很是担忧,他竟然已经给我安排好了,心底莫名的升起了一丝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