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连环计
    “那个,那个……”我紧张得一时说不出话来,然后发现自己还挽着原野的手,赶紧抽了出来。

     “你派去接她的车出车祸了,所以来得晚了些。”原野淡淡地笑着帮我解释。

     “江可可,你没有嘴巴吗?自己的事还要别人帮你说?”陆柯名没理睬原野,仍旧愤怒地瞪着我。

     “我已经尽全力赶过来了。”我有些委屈地辩解。

     “你所谓的尽全力起来,就是尽全力地挽着这个人的手来吗?”陆柯名嘴角扬起一丝嘲讽的冷笑,然后突然向我快步逼近了过来。

     一旁的原野看着陆柯名凶神恶煞地朝我逼近,可能是担心陆柯名会打我,很男人的想要挺身而出。我怕他的再次为我出面让整个事情更加恶化,在他脚步还未迈出前赶紧先朝陆柯名迎了上去。

     “我真的只是搭他的顺风车来而已,有什么事能不能等回去再说?”走到陆柯名的跟前,我压低声音地恳求。

     陆柯名冷冷地看着我,没有反对,然后抬起头狠狠地瞪了原野一眼,转过身来对我伸出了他的臂弯。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连忙挽上他的臂弯,同时快速地回过头对原野歉然地笑了笑。

     原野淡然地笑着轻轻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在意,而后在我转回头的那一刹那,又指着我的包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我明白他的意思,我的包里放着他给我的名片,他让我以后打电话联系他。

     联系他?难道我还嫌自己的生活不够乱?再说,陆柯名手里握着我的“代孕协议”,我还有什么联系其他男人的自由和资格。

     “你以后离他远点,那就是个十足的伪君子,到时别把你卖了,你还替他数钱。”陆柯名的眼睛看着前方,语气仍旧冷漠,不过已没有了怒意。

     “人家是伪君子?你就是真小人。人家把我卖了,还让我替他数钱?你把我买了,不给我钱。”我嘟着嘴用几乎只有自己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轻声地嘟囔着。

     “你说的没错,我就是个小人。鉴于你今天的表现让我很失望,那五十万预付金仍然没有。”陆柯名突然转过头,一脸冷笑地看着我,眼神里充满着不屑的挑衅。

     那么小声,他也听得到?!他的耳朵里是装了扩音器吗?我不禁很是懊恼地在心里暗自腹诽。

     听到没有了五十万的预付金,对于那个所谓的酒会我也完全没有了兴致。跟着陆柯名来到了酒会现场后,趁他在跟几个商场上的朋友寒暄,我连忙悄悄地躲向一个看似安静地角落。

     由于不想让陆柯名发现把我又叫回去,所以想尽量地躲着他的视线,却没想到竟然一不小心撞上了迎面而来的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

     那个高大男子纹丝不动,手中的红酒都没洒出几滴,我整个人却被撞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中的包也被甩出老远。

     “你没事吧?”那个高大男子慌忙放下手中的红酒,把我扶了起来。然后又赶紧帮我把甩出去的包捡了回来。

     “唉……哟!”我摸着被撞疼的额头,轻轻摇了摇头,“没事,还死不了。”

     “对不起啊!”高大男子一脸歉然地看着我,把包递了过来。

     “不怪你,是我没注意看前面。”我接过包,在心里暗叫倒霉,也不知道额头有没有肿。

     于是我连忙转身走向洗手间,想着如果真肿了的话,看看能不能用粉底把红肿遮住。

     还好,虽然额头被撞得有些红了,但是并没有肿起来的迹象。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长舒了一口气。只是红了些,用粉底完全可以遮住的,如果肿了的话,就比较麻烦了。

     我打开包,正准备拿粉底出来补妆。这时,洗手间的门突然被人用力推开,撞在墙上嘭嘭直响,吓了我一大跳。

     来人是一位大约二十四五岁的高挑女子,身材很不错,穿得珠光宝气的,一进门就冲我焦急地问:“美女,你进来时看到这洗手盆上面有枚戒指吗?”

     “戒指?没有看到。”我笃定地摇了摇头。

     “没看到?不可能吧。我刚才从这里出去发现手上的戒指忘记拿了,就马上返了回来,这期间就只有你一个人进来过。你没看到的话,那我的戒指去哪了?”那位高挑女子一脸狐疑地看着我,那神情仿佛就是在说我偷了她的戒指一般。

     “我怎么知道你戒指去哪了?我进来确实没有看到这里有什么戒指啊!”我忍不住有些来气,这人凭什么就这么武断地觉得我该看到她的戒指?

     “如果你真的没有看到我的戒指,那么能不能让我检查一下你的包?”那名高挑女子无理取闹地要求。

     “你莫名其妙!我凭什么让你搜我的包?”我有些忍不可忍地白了她一眼,然后拿起自己的包准备出去,懒得在这跟她扯。

     “你不让我搜,那你就是做贼心虚。”那高挑女子不依不饶地一把拉住我。

     “我做贼心虚?”我发出一声冷冷地嗤笑,“那我怀疑你隆胸了,你能不能现在脱了衣服让我检查一下啊?”

     “我隆没隆胸关你什么事?”这高挑女子估计是真的隆了胸,连忙心虚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胸部。

     “那你戒指去了哪,又关我什么事?”我用力地挣脱她拉住我衣服的手,继续往门外走去。

     可是才刚走出几步,她又一把拉住了我。这时很多人都注意到了我们闹出的动静,不禁一脸诧异地看向了这边。几个和这高挑女子相识的人连忙走了过来。

     “苏蕾,怎么回事啊?”

     “这人拿了我的戒指不肯承认,让她把包打开给我检查一下,她也不肯。”这位叫苏蕾的高挑女子摆出一脸的义愤。

     “谁拿你戒指了?你不要在这血口喷人。”我皱着眉头,很是恼火地瞪着她。

     “美女,如果你真的没拿的话,那就打开包让我们看一下呗。”和她相识的一位女子在一旁帮着腔。

     “好,好,好,我打开包给你们看。”我实在是不想再和她们纠缠了,这是个高档酒会,再闹下去要是给陆柯名丢脸了,吃亏的还是我自己。

     那个叫苏蕾的高挑女子听到我终于答应打开包了,嘴角不禁扬起了一丝得意的阴笑。

     看着她那表情,我的心不由地咯噔了一下,隐隐地感觉到一丝阴谋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