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二章 巧合
     在我还剩下最后一丝意识的时候,我模糊地看到了那名年轻男子所等待的人终于缓缓走过来了。

     看着那个眼熟的妖媚身影,我大感惊讶,没想到居然会是刘晴,她怎么也到日本来了?是我看错了吗?

     我好想睁大眼睛看个清楚,可是越想把眼睛睁大,越是睁不开。

     很快的,我终于完全失去了所有意识,陷入了深深的昏迷。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惊讶地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一间光线阴暗的地下室。

     我怎么会在这里的?脑袋仍旧还有些发懵的我缓缓地坐了起来,一时没想明白自己之前发生了什么事。眼神茫然地环视了一下周围,这间地下室并不算小,但是空荡荡的就只摆了一张铁床,我此时就坐在这唯一的铁床上。

     我就那样呆呆地坐在那铁床上,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渐渐清醒过来,想起自己是被人迷晕,然后绑架到这里来的。

     于是我连忙从铁床上跳下来,往那道紧锁的铁门冲去,然后用力地拍打着铁门大声地呼救。可是我一直叫到嗓子都几乎嘶哑,手掌拍得又红又肿,也仍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我绝望了,深深地感觉自己可能要死在这异国他乡了。直到此时我才知道自己其实是很怕死的,颓然无力地瘫坐在那冰冷的地上,然后把头埋进双膝之间,崩溃地痛哭了起来。

     我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一直到眼泪已经完全流不下来,我才停止的哭泣,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想要找找看有没有给我留下什么食物,肚子早已经饿得咕噜咕噜叫了。

     还算幸运的是,我很快就在铁床上面看到一个袋子,里面装有不少的清水和面包,应该足够我吃好几天的。看这情形,他们好像也并没有打算真让我死在这里。

     只是不知道他们把我关在这里是为了什么?他们又是些什么人?我在昏厥之前,好像看到了刘晴,但是现在醒来之后又有些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看到了她。

     我吃了一些面包和水,精神顿时好了许多,思维也清晰了许多。猛然看到自己的包居然还在,不禁有些侥幸地想着,我的手机不知道会不会也还在。

     连忙打开包一看,我真有点想要大呼万岁的冲动。我的手机居然没有被他们搜走,于是赶紧拿出手机想要拨打求救电话。但是立刻很遗憾地发现,在这地下室里,手机完全没有信号,电话根本无法打出去。

     希望又马上变成了失望。我颓丧地把手机扔回到包里,无奈地在心里祈祷原野能很快发现我失踪,然后会马上报警来救我。

     可是现实和梦想总是有着鸿沟般的距离。在这阴暗的地下室等待救援的我,不知道的是,原野根本不知道我已经被绑架,并且关押了起来。

     那天下午,我跟着那名年轻男子走后,原野一直到晚上八点多才回到酒店。他一回到酒店就去敲我的门,想要问我吃过晚饭了没有,但是我的房间里没有任何回应。

     他以为我睡着了,也没有多想,就回去了自己的房间。洗完澡之后,他再次去敲我房门,但是敲了很久依然没有听到回应。此时,他有些怀疑我是不是出去了,就赶紧跑去问酒店前台。

     没想到结果还真和他所想的一样,酒店前台告诉他,我的确已经出去了,而且还是跟着一位操中国口音的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出去的。

     听酒店前台描述,然后他又看了酒店的监控视频,他确定来的人不是陆柯名那边的人,居然也就放心了。

     因为我没跟原野讲过自己在日本没有朋友,所以他以为昨天那个年轻男子是我的朋友,反正我暂时也没什么事,在这异国他乡跟朋友聚一聚好像也很正常。

     不过在第二天早上,他再次敲我的房门,仍然没有任何回应,然后去问酒店前台,知道我昨晚上一夜没回时,他终于感觉到有些不正常了。

     于是,他连忙想要打个电话问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我的手机却已经怎么也打不通了。此时他的心里隐隐升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觉得我可能出事了,赶紧焦急地想要去报警。

     没想到的是,原野才刚跑出酒店门,竟然巧遇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他的前秘书刘晴。

     “原总!”刘晴惊喜地叫住了他。

     “你怎么会在这?”原野眉头微蹙地看着刘晴。

     “您不是放我假了吗?我来日本旅游的。”刘晴神情讪讪的,感觉似乎很不好意思。

     “我是问你怎么会到这酒店来?你不要告诉是碰巧啊。”原野眼神犀利地瞪着刘晴。

     “不是碰巧,不是碰巧。我是专门来找您的。”刘晴被原野瞪得表情略有些紧张。

     “你专门来找我?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原野的眼神更加深遂了,眉头也蹙得更深了几分。

     “是江可可告诉我的,我昨天下午在东京铁塔那里玩的时候正巧碰到她了。她当时正和一位年轻帅哥在一起,好像是大坂赶过来的朋友。她说这几天反正你没给她安排事,难得来日本一趟,想要和那个朋友去大坂玩几天。但很不幸的是,她的手机被人偷了,正有些担心您联系不上会着急,刚好碰到我,就让我顺便过来跟您说一声。”

     “她让你来找我帮她解释?”原野狐疑地看着刘晴,他可是很清楚刘晴和我的关系已经几乎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所以他对刘晴说的话有些怀疑。

     “对啊!您不信的话,我这还有昨天下午她和那位帅哥在东京铁塔游玩的照片。”刘晴说着连忙拿出手机,翻出几张照片给原野看。

     那几张照片确实是我和那位年轻男子一起照的照片,但都是在我昏迷之后照的,所以每张照片我都闭着眼睛的。只不过当时已近天黑,光线非常昏暗,照片里的我虽然看来起来慵懒、无神,但是也没有太大的不自然。

     刘晴以为这些照片照得很好,已经完全可以证明她见到过我,而且和我的关系也有所缓和。可是原野只看了一眼,就立刻发现了一个大疑点。